当前位置:79看吧搞笑愿望有拐角
愿望有拐角
2022-08-09

梅雪的愿望

梅雪是一位来自农村的大专生,父母都是农民。她过穷日子过怕了,发誓要找一个有钱的老公,一辈子过衣食无忧的生活。为了寻找她的终极目标,梅雪换了八次工作,现任卓远房地产公司接待员。

卓远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叫牛超,35岁,算得上高富帅。特别让梅雪惊喜的是,牛超正在和老婆闹离婚,梅雪暗暗下决心要钓上这条大鱼。牛超喜欢喝酒,梅雪就偷偷在租住的房子里练习喝酒,牛超喜欢听吉他民谣,梅雪就偷偷报了一个吉他学习班。

这天正上班,牛超秘书吴桐来办公室找梅雪:“梅雪,帮我个忙呗。”梅雪问:“帮什么忙?”吴桐说:“这个周五是老总的生日,老总让我给他筹备一个嗨皮的生日party。”梅雪说:“我不懂你们男人的心理,不知道什么样的party才算嗨皮,你还是找别人吧。”吴桐不甘心地说:“梅雪你就帮帮我吧,我求求你了。”梅雪说:“我不是不想帮,是我不懂老总的心。”吴桐一听有门儿,赶紧说:“老总呢,就是最近心情不大好,想趁机放松一下身心。”梅雪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说:“这样吧,老总不是喜欢吉他民谣吗?到时候我请几个会弹吉他的朋友为他献唱,你看怎么样?”吴桐兴奋地说:“这个主意太好了,我怎么没想到呢?老总还会弹吉他呢。梅雪你真是太有才了,我爱你。”吴桐就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儿,动不动就对女孩子说我爱你。

牛总的生日party

周五转眼就到了,吴桐整天都在忙筹备老总的生日party,不过他每过一两个小时就会给梅雪打一个电话:“梅雪,你的吉他乐队没问题吧?”梅雪回答:“没问题。”吴桐就放心地说:“梅雪我真是爱死你了。”眼看就到了下班时间,吴桐又打来电话问梅雪吉他乐队有没有问题,梅雪真是又气又好笑,开玩笑地说:“有问题了。”吴桐便无助地大叫:“怎么会?梅雪你想急死我是不?”梅雪才告诉他说:“开玩笑的。”吴桐这才放心。

晚上8点,牛老总的生日party正式开始。吴桐真是费尽了心思,把一切都搞的井然有序,大家众星捧月般边喝酒祝福牛老总,边欣赏节目。后来梅雪的朋友用吉他弹唱一首《童年》时,牛老总就兴奋而起,抢过吉他自己开始弹唱,搅乱了整个布局。老总越弹唱越兴奋,还让大家尽情地玩儿,这个周末全体休两天。听到这个消息,大家开始疯狂起来。梅雪觉得出风头的时候到了,伸手向老总要吉他:“牛总,借用一下你手里的吉他,我也要献唱一首。”老总诧异地问:“你也会弹吉他?”梅雪笑了笑没有回答,而是拿过吉他弹唱了一首《光阴的故事》。牛超这时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他倒了满满一杯酒对梅雪说:“梅雪,没想到你这么传奇,我的团队里真是藏龙卧虎呀。来,我敬你一杯,你可以随意。”此时梅雪平时练习的酒“功夫”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,梅雪说:“牛总干满杯,我怎么能随意。”拿起酒瓶把酒杯倒满,一饮而尽。牛超没想到梅雪喝酒都这样豪爽,一直说:“真是藏龙卧虎呀!”然后叫吴桐:“吴秘书,今天我高兴,你去把我办公室里珍藏了多年的顶级红酒全部拿来,大家尽情地喝。一醉方休,醉了住这里,一人一间。”吴桐屁颠屁颠去拿酒了,拿酒回来后他趁大家都不注意,对梅雪说:“雪雪,你尽情放松地喝,喝醉了还有我呢,我愿做你的保护神。”梅雪冲吴桐努努嘴说:“才不需要你保护呢。”吴桐还不罢休地说:“你会需要的。”

牛总的生日party一直折腾到深夜才结束。梅雪第二天醒来后,发现自己没睡在家里,而是睡在宾馆,身上只穿着内衣。梅雪努力回想,可大脑已经断片,她马上打电话给吴桐:“吴桐,我怎么会睡在宾馆?谁把我弄到这里的?”吴桐睡意朦胧地说:“雪雪,你怎么这么早就睡醒了?”梅雪急着问:“快告诉我,谁把我弄到这里的?”吴桐说:“当然是我了,我说过我是你的保护神。”梅雪更急了:“那么是你给我脱的衣服?你有没有对我不轨?”吴桐赶紧回答:“我发誓不是我给你脱的衣服,是你自己脱的。”梅雪这才放松下来说:“那就好,别人呢?”吴桐答:“都喝高了,全部睡宾馆了。”梅雪问:“全部是你安排的吗?”吴桐答:“当然是我啦!除了我还能有谁?”梅雪又问:“那牛总呢?他也睡宾馆吗?”吴桐答:“当然啦,他睡你隔壁那个房间。好了不说了,我得再睡一会儿,又困又累,嘻嘻,安。”

梅雪的美梦

自从牛总那次生日party后,牛总看到梅雪总会热情地打招呼,而且很暧昧地笑,梅雪觉得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。转眼一个月过去了,这天梅雪从梦中醒来,感觉头晕乎乎的,还很恶心。她在上班路上去了一家中医诊所,医生搭脉说她有喜了。她不相信地问医生:“你确定?”医生笑着说:“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药店买根验孕棒试试。”梅雪掉头就去买验孕棒,在路上的公厕就迫不及待地去测试,结果真出现了两道红杠杠。

梅雪到了公司也无心工作,她想找吴桐问个究竟,又不敢这么冲动,万一不是他,他会认为自己很下贱的。梅雪想了想就请了同事小静吃饭,想从她那里得到些信息。每次接待,小静都给梅雪当下手,梅雪一直很信任她。吃饭时,小静高兴地说:“谢谢梅雪姐请我吃饭。”梅雪说:“不要客气,你在工作中帮我这么多,我早就应该请你的。”小静说:“哪有呀,都是分内的事儿。”梅雪接着引导说:“小静,你喜欢吉他吗?”小静说:“当然喜欢了。我还想让梅雪姐姐当我的老师呢,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收我这个学生?”梅雪说:“收,现在就收下。”小静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。那今天的饭应该我请,叫拜师饭。”梅雪问小静:“小静,牛总生日那天你喝多了吗?”小静说:“喝多了,不过我头脑还算清醒,是我和吴桐一起把你们都安排好的。”梅雪努力掩饰着内心的不安,装作若无其事地问:“这样呀,那真是谢谢你们了。那牛总呢?他还清醒不?”小静说:“他呀,看起来挺清醒的,还问了你在哪个房间呢。他说要去看看你,不知道去了没有?”梅雪:“我也不记得了,我也喝高了。”

后来梅雪一直琢磨,那晚吴桐和小静一起安排他们,应该是没机会上她的床。公司同事女的居多,有两个男的都和女朋友很腻,根本不可能。那么唯一能上她床的男人就是住在她隔壁房间的牛总。梅雪想到牛总就是肚里孩子的爹,有些激动,她觉得这就是老天赐给她的机会。

多情总被无情伤

上班后,梅雪满怀信心地给牛总发了一条短信:“牛总,晚上有时间吗?我想和你一起吃顿饭。”牛超回:“愿意奉陪。”

晚上,梅雪和牛总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关于吉他的话题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那天的生日party。牛总说:“那天我喝的太高了,都不记得我做过什么了。”梅雪说:“那你知道你住在我隔壁吗?”牛总说:“记得记得,我记得我还到你屋给你说了几句话呢,你对我说,你今晚很高兴。”梅雪控制住自己的激动问:“那你还记得你后来做了什么吗?”牛总不好意思地摇头说:“不怎么记得了,只记得是被吴秘书拖回房间的,脑子断片了。”梅雪能感觉出牛总说这句话时的不安,然后小声对他说:“牛总,我怀孕了。”牛超顿时一愣,说:“你有男朋友了?我怎么没听说。”梅雪坚定地说:“是你的孩子。”牛超半天无语,然后也坚定地说:“做掉吧,我有婚姻。”梅雪问:“你不是正在离婚吗?”牛超答:“没那么容易。”梅雪说:“我可以等。”牛超说:“别犯傻,我们不可能。明天我打给你钱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说完,牛超就站起来走到前台付账走了。

梅雪不甘心,她不停地发短信给牛超,让他再考虑考虑。牛超打了一笔钱在她的工资卡,再也不对她笑了。梅雪受了打击,整天忧郁不已,泪水涟涟,也无法安心工作。吴桐看到梅雪这样,约她晚上一起走走,梅雪答应了他。吴桐虽说嘴有点滑,心还是善良的,梅雪决心把心事向吴桐倾诉一番,要不她真的撑不下去了。

梅雪和吴桐默默地走在街上,她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还是吴桐先开口了:“梅雪,你最近一定有心事,可以对我说说吗?”梅雪说:“我被一个无情的人甩了。”吴桐拍了拍她的肩膀说:“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呢,天涯何处无芳草,不如你嫁给我吧。”梅雪没好气地说:“你娶得起我吗?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吴桐说:“我现在是没那么多钱,可是我一直在努力,如果我们俩一起努力,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。”梅雪说:“我不想努力了,我累了。”吴桐说:“梅雪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不想努力就在家,我自己去努力,我一定会非常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梅雪突然趴在吴桐的肩膀上哭的更厉害了:“就算我愿意嫁给你,你愿意接受我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吗?”吴桐推开梅雪问:“什么?你怀孕了?谁的孩子?”梅雪说:“牛总的。”吴桐想了一会问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梅雪说:“不知道,他让我做掉。”吴桐问:“那你怎么想的?”梅雪说:“我想把孩子生下来。”吴桐问:“你决定了?”梅雪说:“还没。”吴桐问:“他答应娶你了吗?”梅雪说:“没有。”吴桐说:“那你就别犯傻了,听我的,做掉吧,牛总他不会爱上你的。”梅雪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吴桐说:“我是他的秘书,我什么都知道,他就是一采花大盗,到处留情。”梅雪问:“吴桐你对我说实话,你真的觉得牛总不可能会娶我吗?”吴桐坚决地答:“不可能,我拿性命肯定。”梅雪说:“好,我再考虑考虑我应该怎么做。”

谁是孩子他爹

梅雪请了一个月假在家休息,吴桐每天都把吃的给她买过来。半个月后,梅雪终于想通了要去医院。在去医院的路上,梅雪问吴桐:“你真的不会嫌弃我怀过别人的孩子吗?”吴桐笑着说:“不会,因为我爱你,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做掉这个孩子,你就把孩子生下来,我也不嫌弃。”梅雪问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吴桐说:“是真的。”梅雪说:“那我真不去了,决定生下来。”吴桐说:“好,那我们回去吧,从今天起,我就是孩子的父亲。”梅雪说:“别犯傻了,你这么爱我,我怎么会让你这么委屈。”

在走向手术台的那一刻,吴桐再一次问梅雪:“梅雪,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梅雪说:“我都要到手术台了,你还问这个。”吴桐说:“我不是问你这个,我是问你真的想好嫁给我了吗?”梅雪笑着说:“不嫁,我到哪儿找你这么好的人去。”吴桐说:“谢谢你,从那一晚开始,我就决定要娶你了。”

梅雪终于躺上了手术台,吴桐在外面焦急地走来走去。才几分钟,梅雪就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。吴桐问:“这么快?你感觉怎么样?”梅雪说:“我感觉很不好。”吴桐问:“怎么了?”梅雪说:“我感觉我肚子里的孩子太冤了。”吴桐不解地问:“没做呀?那咱不做了,生下来,我养着。”梅雪问:“我想问你,你说从那一晚开始就决定娶我了,是说的哪一晚?”吴桐说:“就是牛总生日的那一晚呀,怎么了?”梅雪问:“你老实回答,那一晚是不是你脱了我的衣服?”吴桐说:“真的不是,是你自己脱的,我发誓。”梅雪问:“那接下来呢?”吴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接下来那还用问吗?你又不傻。”梅雪又问:“那牛总跑哪儿去了?他有没有到过我的房间?”吴桐说:“他刚到你的房间就被我拽了出来,后来我看他到了笑笑的房间,就没理他。从你房间里出来我才去把他从笑笑房间里拖回去。”梅雪问:“你确定?”吴桐说:“我当然确定,我一直到牛总睡的打起了呼噜我才睡觉。”

这时,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喊:“梅雪,你到底还做不做手术?”梅雪回医生:“不做了。”然后拽着吴桐就向外走。吴桐边走边问:“怎么了?梅雪。你不想做咱们就生下这孩子,我说了我不嫌弃你。你不要着急生气的,对孩子发育不好。”梅雪停下来冲他喊:“你不嫌弃我,我还嫌弃你呢,我非常非常的嫌弃你。”吴桐无助地问:“你后悔了是不?不想嫁给我了是不?”梅雪还是冲他喊:“我就是后悔了,我决定一辈子都不嫁了,和孩子相依为命。”吴桐一脸无辜地问:“为什么?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告诉我,我会改的。”梅雪把嘴凑到吴桐的耳根大喊:“傻蛋,因为孩子说你是他亲爹。”然后就独自走了。吴桐呆傻了半天,才明白过来,惊喜地向梅雪追去,边跑边喊:“梅雪,我爱你!”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79看吧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